当前位置:首页 > 产权研究 > 专家观点

认读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逻辑中的土地使用权转让(一)

来源: 时间:

认读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逻辑中的

土地使用权转让(一)

王双林

 

有关土地使用权可以转让的内容导入现行宪法——标志性地验证了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的“三个逻辑”。

我国第四部社会主义宪法,即施行至今的1982年宪法,将“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导入本法,从而使公有土地的使用权付诸流转交易的合宪性,得以确立、认定和宣示。 

此次修宪内容的正式生效,始于1988412日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就现行宪法首个修正案进行的审议、表决、通过。现行宪法首个修正案共列了两条内容;其中,第一条阐述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第二条阐述土地的使用权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史上这个增量 “实事”的落定,屈指数来,迄今已经足足30年了;此间有许许多多上下求索者,围绕社会主义的非公有制经济如何发展与土地的使用权如何转让这样两个宪法建设命题,将 “求是”的心血与汗水,一直不停地挥洒在改革开放的前行道路上。

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方案、中国故事、中国声音、中国话语方兴未艾、引吭全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宪法建设成就卓著、独树一帜;“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正在成为全民的法治共识;宪法中的“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已经被修订为“健全社会主义法治”。于是,对于包括土地使用权可以转让这条法理在内的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经验进行科学总结和理论概括,就愈发为时势所趋并顺理成章。

如此庄严使命的履行和传承,注定有赖于代表人民利益、走在时代前列的、契合历史潮流、引领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的中国共产党人。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宪法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我国现行宪法是在深刻总结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的成功经验基础上制定和不断完善的,是我们党领导人民长期奋斗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注1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三个逻辑”——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论断,概括了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历史上正反两方面经验,揭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的本质特征,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宪政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蕴含着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和法治思想的精髓要义。它是世界当今各种关于社会主义国家宪法学说中最具时代性、建设性、涵盖性、逻辑性的论断 ,是中国方案、中国故事、中国声音、中国话语在社会主义宪法建设上的精粹表达,是我国产权交易领域全面深化改革和加快法治化进程的重要思想理论武器。

就产权交易领域而言,学习宣传贯彻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的 “三个逻辑”的深刻意义在于:引领、统揽、夯实、促进“十三五”普法工作,直接参与一个关乎宪法精神和宪法建设、中国共产党的产权观和土地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科学市场观在产权交易领域接力传承、有效引领、深度结合的时代性重大课题。

在拜读和认知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三个逻辑”的过程中,笔者逐渐领会到两个方面相辅相成的法理和六点学以致用的心得。在这里尝试着作个不揣浅陋的表述。

先述两个方面相辅相成的法理。

一方面,宪法作为上层建筑,注定要适应经济基础的变化而变化。上层建筑领域演绎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的“三个逻辑”,当然属于社会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的反映,注定要求科学认识、合理解读土地使用权转让乃至各种权益转让活动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本源资源、机制机理、市场业态、法律定义;必然导致产权交易的中国化、法治化、金融化、市场化;必然促进直接和间接从事产权交易的各个行业形成符合宪法建设逻辑的公共话语体系。

另一方面,“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导入现行宪法,堪为宪法建设“三个逻辑”演绎过程中的标志性案例。它体现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产权制度运行的宪法保障,诠释了我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迭代演进过程中发生的产权流转交易活动形态;同时预示出产权流转交易业态在宪法中的定义、定位乃至定夺问题。显然,这个问题属于社会上层建筑范畴。它对于经济基础范畴的产权流转交易业态具有能动的反作用。沿着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三个逻辑”往深里想、向远方看、朝实处走,就会找到回答和解决产权交易领域实务性问题的合理答案。

再述六点学以致用的心得。

第一,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背景下,产权交易领域的任何重大事项、重大课题、重大任务,如市场建设、行业规制、场所配置、业务界定、社会责任履行方式等,只有取得宪法保障,做到于法周延、于宪法有据,才能有所成就。因此,当前和今后,为了适应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新形势,就必须紧贴宪法逻辑、紧扣宪法要义、紧跟宪法利好,努力推进产权交易领域的“法制”建设向“法治”建设转型和升级。2018年宪法修正案将"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修改为"健全社会主义法治"。一字之改,重如千钧;“法制”指宪法及法律制度, “法治”强调国家处于依法治理状态; “法治”,是在“法制”基础上的发展;“法治”,说到底就是依法治国。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依法治国首先就是依宪治国。只有积极主动学习宪法、尊崇宪法、运用宪法、遵守宪法、维护宪法,从事和参与产权交易实务的各个相关方才能共同融入法治建设新局面。

第二,调整充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内容,这是现行宪法第五次修正案的要义之一。它有利于引领全党全国人民把握规律、科学布局,在新时代不断开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新局面。产权交易资本市场的生机活力将与我国社会主义宪法的生机活力同在。作为社会经济基础组成部分的产权交易领域各个权利主体,在学习宣传和贯彻实施现行过程中,重在将宪法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转化为对于产权交易领域的决定作用,重在将宪法的尊严和权威转化为产权交易资本市场主体的信仰和自觉,重在将全口径的产权流转交易活动、行为、设施、规则等,置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之中。

第三,以所有权为核心的、属于基本经济制度范畴的,进而可以归结为生产资料所有制范畴的“四类界定”,即股权、债权、物权、知识产权的界定,需要进一步实用化、细分化、清晰化,以更加于法周延和更加具备合宪性。因为,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逻辑给出了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定义,明确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是产权组合的重中之重。而就产权流转交易实务层面的工作来说,在发挥国有产权流转交易模式的活力、影响力、控制力的前提下,拓展多种所有制经济的股权、债权、物权、知识产权依法流转交易,推动资源资产市场化配置,可以说是第一要务。

第四,以财产权为主线的、属于公民权乃至人权范畴的 “四种标的”,即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的流转交易业务需要进一步规范创新,并使之持续有力地普惠于全国人民乃至全球命运共同体,有效应对经济全球化、产业细分化、金融国际化、贸易多边化的机遇和挑战。因为,在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逻辑中,公民及法人财产权是产权组合的应有之义。当多种权属的财产通过合法渠道流转交易时,保证其过程与结果公开、公平、公正,促进国家和社会财富增值,这是产权交易流转交易活动的组织者、参与者、监管者、潜在者应当协同履行的宪法义务。

第五,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建设史与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史互为印证,一致表明,土地使用权可以转让导入我国社会主义宪法,具有定于一尊、号令全国、影响境外的法治效力,具有开启产权转让市场先河的指引作用,具有锁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基调的综合功能。那么,如何改革创新产权交易资本市场,使之更顺、更好、更快地融入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合乎宪法建设逻辑的推断是:持续演绎土地使用权可以转让导入宪法的“三个逻辑”,推进土地流转交易与国有产权交易的机制、平台、业态等加快走向一体化、网络化、集成化。

第六,为产权交易资本市场的全面建设、长远建设、根本建设、法治建设而计,应就土地使用权转让导入宪法的“三个逻辑”,进行举一反三的研读和旨在躬身践行的探索。换言之,认读土地使用权转让导入宪法的“三个逻辑”,应当作为产权交易领域各个相关行业当前和今后学习宣传和贯彻实施宪法的重要切入口,作为深入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中共十九大精神的着力点。(待续)

注释:1,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宪法时的讲话,见新华社2018224 日通稿。

           (本文作者为中国产权协会副秘书长)

 


】 【打印】 【关闭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兴化路6号院1号楼5层 邮编:100013
2010-2011 版权所有 本网站发布的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1013359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百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客